好久没写,手生。

【树洞】喜欢了八年的哥们儿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二)

----

【树洞】喜欢了八年的哥们儿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只看楼主



早上好。

昨晚有了难得的好睡眠。

当然,还是一如既往梦到他。

这次他没乱跑,就枕在我膝盖上,安静地闭着眼。

我揉了揉他的头发,不是以前大学时候那种刺刺的触感,它们很绒,很软。

手指在发间细细摩挲着,很舒服。

他忽然抬起手,摸了摸我的脸。我握住他的手,圈在掌中。

 

他眼里有很淡很淡的笑意,屋外,是樱花曼舞的春天。

200楼 2015-06-06  07:32

 

 

回来了。刚把他送回去。

 

今天J不在。

说实话,两个大男人逛来逛去,挺奇怪的。

不过我俩以前就喜欢这么逛,插个兜,装二十来块钱,能在街上走一整天。

他搬走以后,联系少了很多,这种机会反而难得起来。

以前安安稳稳的时候,偶尔也会想想残酷的未来,但没想过这么残酷,也没下心思去珍惜。到头来,却无比怀念他往我身上一靠便上游戏开黑或看球赛的日子。

赌书笑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说的就是这个。

 

今天早中晚三顿都是和他一起吃的,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267楼 2015-06-06  22:34

 

 

刚洗澡,算了算,从今年三月到现在,加上今天,我只和他一起出去过三次。

其中有一次还是劝他别和J发脾气,还是J拜托我去的。

是不是特狗血。

 

我不知道情侣该是怎样。

只是今天把他接上车,带他到商场里,看他从更衣室出来,帮他理衣服后领,给他抱着换下来的衣服的时候,忽然就有一种柴米油盐的快乐。

他的刘海有些长了,耷拉在镜框上。

明明,过来。我叫他。不由得伸手去帮他理。

然而他没让我得逞,往后躲了一步,赔笑赔的挺二的。

 

他说,浩哥,我都要结婚的人了,你别把我当小孩儿。

我一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弥漫起这种谨小慎微的小尴小尬的。

 

他低头去理刘海,后颈微微露出来。挺白的。

这小子比起我这个棉花地里出生的王子还是要白很多。

 

我说,你说的对。但衣服这事儿还是要听我的,粉红里子虽然骚,但真的衬你。

他说拉倒吧你,蓝的显沉稳。

301楼 2015-06-06  23:00

 

 

翻了一下前面的留言。有人问我们做什么工作的。

这个不能说,说了也许会被人肉。

唯一能告诉你们的是,因为这份工作,我俩嘴皮子都挺遛的,也很爱演,时常真真假假难分清楚。

 

今年年会,我和他抽到一个大冒险,说是要互相拎开对方领子从背后吹气,还要加上一句“帅哥,约吗”。他身为宇直,在基腐公司里混了这么几年,仍旧直的不得了。当然,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跟我玩了。

领导多夸了两句,他多喝了点儿,所以也放得开了许多。

他满身酒气地踱在我后面,慢吞吞地趴到我的背上,抵着我,脸特别烫,把我后面的肌肤弄的一顿敏感,鸡皮疙瘩全立了起来。

我不知道这种距离,他能不能听到我那特别急又特别怂的心跳。

他拿手扳我,固定好。然后轻轻吹了口气,没对准,又猛吸一大口,吹出来,全是口水。

周围人全在笑,我也跟着笑。

心想幸好这光景不暧昧,否则自家老二就得躁动了。

 

然后,他就这么趴着睡着了。

没来得及说那句话。

 

两颗心,隔着前胸和后背。怦怦地跳。

310楼 2015-06-06  23:08

 

 

周易里有一卦叫咸,咸也是感的意思,感应。阴阳相合,男女房事。咸卦粗俗点讲就这个意思。

咸卦里有一爻,叫“九五,咸其脢,无悔”。脢是背脊肉。少男抚摸着少女的背脊,没什么悔恨。这一爻不算吉也不算凶,毕竟双方还有一定距离,但又不致很远。

 

很像我和他的位置。

 

那天我索性背着他,回他的房子。

奇怪的是他还没有和J同居,整个屋子里东西很少,竟然并不是很乱。

 

房子在二十三楼。

落地窗外噼里啪啦地炸着烟花,声音很吵,很大。

他被炸醒了,埋在我背上的头抬起来,呜哩呜噜地说着什么,又缩回去。

我没听清楚。再接腔时这家伙又睡过去了。

 

我把他丢在床上,帮他脱袜子和外套。

他很乖,也不吵,也不闹。就是皱着眉静静地蜷着。

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我也这么照顾过他一次,那次是在宾馆,大二,时间太晚,过了门禁,就直接带他去开房了。

340楼 2015-06-06  23:23

 

 

我没对他做什么啊……你们不要想太歪。

开房那晚也没做什么。就是睡觉而已。

354楼 2015-06-06  23:44

 

 

好吧好吧……瞒不过群众的眼睛。

 

先说开房那晚吧。

之前提过,我们是大学室友。除了他,宿舍里还有B和X。

一开始进来大家都很克制,寒暄几句,闷头打游戏。

 

一个星期不到,现原形了。

我还好,青春期情书没少收过。另外三个么,简直无时不刻不在求妹子。

睡前一根烟,求妹子,洗澡哼歌,求妹子,在我们四个人的QQ群里聊天,还是求妹子。

B呢,在网上比较神通广大。他声音好,技术宅,很受人追捧。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大神”。

X是神隐的一位,每天会稍微用心看看书,书一合就开始嚎妹子。

 

明明开学第二个星期的晚上,睡前夜话的时候,自曝情史说,他还没谈过恋爱,也没被姑娘追过。

我现在还记得他原话。他说,可能女孩子都不喜欢我这款,男生嘛,还是得眼睛好看一点,像LH(我的名字)你那种就不错,眼皮双的十里地外都看得见,丰满,勾人,还不下垂。

我说你这在说姑娘的胸还是说我呢。

然后我们的话题就偏到姑娘的胸上去了。

一直都是我和他在侃,什么松岛枫吉泽明步小泽玛莉亚。

X偶尔插两句嘴。

 

等大家都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一直在玩手机的B突然从被子里探出头说,LHM(他的名字)!我前两天我们宿舍集体照放在空间相册里了,我一女网友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给不给?

 

他噌地一下坐起来。黑暗里我能想象出他那种歪着嘴藏不住牙肉的笑。

他说,LH,B,你们都别急着睡呗,帮我拿拿主意。

 

我想都没想就回答,先占着茅坑,拉不拉屎另说。

他一听,乐坏了。是是是,浩哥你说的在理。看来你经验丰富,不懂的还得请教你。

 

这称呼我上大学了头一次被人喊。他的口气虽然猥琐,但音色特别顺耳,乍一听,还挺爽。

我也跟着乐了,说,行,冲你这声哥,以后都帮你。

378楼 2015-06-06  23:55

 

 

饿了。下楼买点吃的。

379楼 2015-06-06  23:57

 

 

男生睡前夜话不是很常见吗?

383楼 2015-06-07  00:01

 

 

男生也很八卦的。睡前也会讨论今天碰到哪个美女,吃了什么,游戏里遇到什么傻逼。

390楼 2015-06-07  00:10

 

 

继续说。

 

后来他和这个女网友就好上了。在我的帮助下。

不得不说,恋爱中的人会变美,无论男女。

 

至少当时教他怎么发短信逗人开心约人出来,他那个微微蹙起眉头认真听的样子,让人特别喜欢。

 

我记得那时候天已经很冷了,屋里开了空调,公共课的大教室很闷。

我趴在课桌上睡觉,醒来看见他低头盯着手机的侧脸。

 

下颌线藏在围巾里,睫毛不密,但很长。

女孩子才有的卧蚕他也有,带着笑意,微微鼓着。

 

冬天的阳光流进来,停在他这里。把他堆得闪闪发光。

 

我说,敏民,你别动,哥给你拍张照。

他转过头说,浩哥,我和她这周末出去玩,你说我带不带身份证?

401楼 2015-06-07  00:21

 

 

之前他俩也一起出去玩过,还叫过我。

那姑娘长得一般,笑起来挺甜的。主要是性格好。

 

带身份证就是要开房了。

我听到之后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可能觉得咋这么快就把这小孩儿嫁出去了,我这都还是处男身呢。

总之怪怪的。

 

我还是跟他说,行啊,带盒套。要是遇上仙人跳,记得给我打电话。

他直起身坐好,说,你想啥呢,我们的感情很纯洁。

 

我手机已经掏出来了,像素很低,没抓拍到。

他直起身的时候,阳光已经被挡没了。

 

我又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

410楼 2015-06-07  00:30

 

 

后来的事就有些气人了。

要不是对方是一女的,我真想把丫揍一顿。

 

抢了我家明明的初恋,还神他妈仙人跳了。<(‵^′)>!

415楼 2015-06-07  00:32

 

 

总之,就是那姑娘放他鸽子,发了条很长的短信说,对不起,其实我有男朋友的。

 

明明觉得这事儿特丢人,心里又难受。没跟我们说,一个人跑到摊上去撸串儿了。

他没怎么喝过酒,点了瓶二锅头,喝得烂醉。

摊子的老板给拿他手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他。

我问老板说你怎么就打给我了呢?

老板说他一个劲儿地给你打电话,但他手机欠费了,喝醉了反应不过来,我就给充上了。你来了记得把饭钱连着话费给我一起付了啊。

 

我现在还想得起他哭得稀里哗啦看向我的那个眼神。

下垂的眼角和泪汪汪的眼珠子。

特别无辜,特别揪心。

我鬼使神差地半蹲过去把他抱在怀里。

揉着他脑袋说,明明不哭,咱们回家。

 

一般人喝醉了就爱发酒疯。他不会。就是像樽佛一样坐着,搬不动。

后来我还是把他哄着捋上背了。那时候他还很瘦的,不像现在,被我喂得肉肉的。

 

他缩在我背上,开始唱孙燕姿的《绿光》。

 

期待着一个幸运和一个冲击

多么奇妙的际遇

翻越过前面山顶和层层白云

绿光在那里

触电般不可思议像一个奇迹

划过我的生命里

不同于任何意义你就是绿光

如此的唯一

Green light I’m searching for you

 

他五音不全,唱的很慢,尤其是Green的G,卡了半天,愁云惨淡。

听的我又折磨又心疼。

我说你别唱了,这歌不吉利。

他说哪里不吉利了,我要找,找我的绿光,我的奇迹。

我说你找个屁,再唱头上更绿了。

他哇一下勒紧我开始掉眼泪。

 

我赶紧拍他屁股说你别乱动,别哭了别哭了。

他说,那浩哥,你给我唱一首。

 

我说行,哥给你唱李克勤的《红日》。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

命运就算曲折离奇

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

别流泪 心酸 更不应舍弃

我愿能 一生永远陪伴你

 

我唱完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一阵轻微的鼾声。

南京冬天十一二点的街道,人很少,很安静。

路灯照下来,是我俩的影子。

无限拉长,拉长。

风把脸和露在外面的手都吹得冷冷僵僵的,脚趾挤在薄薄的球鞋里,麻了。

 

唯独背上很热,心里也跟着呼呼地热。

443楼 2015-06-07  01:13

 

 

困了。

剩下的明天再说。

晚安。

445楼 2015-06-07  01:14

 




评论(63)
热度(233)
 
© 文艺缺一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