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写,手生。

【树洞】喜欢了八年的哥们儿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完)

【楼中楼】我们在一起九年 却没在一起


----


八月十日 阴雨 学会了分段 午餐:茭白炒虾仁 拍黄瓜 大酱汤

 

今天终于可以下床走动了 几个护士妹子一看我掀被子 赶紧过来扶我 建议先用机器帮我复健一下 别急着乱转 我觉得自己又不是什么大伤 没必要这么紧张 就把她们遣开了 

 

外面阴雨绵绵的 让我想起最后见浩哥的那几面了 浩哥喜欢下雨 因为去了空气的灰尘 清爽 他有时也玩摄影 拍窗户上的雨和窗外的灯 

 

医院后面的空地 有一片幽静的树林 现在正是夏天 枝繁叶茂 被雨水洗过 绿色更加鲜亮 长椅和栈道也湿漉漉的 呈很深的棕色 走过去的一段路 野草长得很高 都快漫过膝盖了 跟着我的护士妹子把伞支过来 小心地扶着我 

 

我说 我想一句初中学过的诗了 城春草木深 她顺口就接 感时花溅泪 恨别鸟惊心

 

说得没错 文盲谈感情 也会变诗人

 

我们闲聊了一阵 昨天是七夕 所以提到她和男朋友怎么过的 但是似乎由于男朋友的很多幼稚行为 两人不欢而散 “现在的男生 情商太差 太难相处了”她说

 

我忽然想起J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总有些别扭着 交流起来词不达意的 我不知道怎么改 不改是错 改也是错 常常感到疲惫 但越是这样 我越是专心把精力转到她身上 15年开始 我和浩哥的联系几乎断开 维持着一些表面功夫 人的心很小 装下一个 就容不下另一个 我试图通过这种方式 让J慢慢蚕食浩哥的部分 

 

我陪她逛街 听音乐会 看电影 出国旅行 做一切情侣该做的事 人可能天性就喜欢有人陪着 再铁石心肠的人 长期对着 也是会生出感情的 我拎不清自己对J的感觉 她在我难过时给的那个拥抱 和小心翼翼逗我开心的那片赤诚 真的令我无限感动 她的样子 也是我从小到大一直向往的女神类型 喜欢过那么多次女神的我 这次应该也很容易喜欢上吧 我这么安慰我自己

 

偶尔四目相对 或者牵手接吻 不是没有触电的感觉 虽然不如面对浩哥时的强烈 但足够了 我渐渐相信 和J的感情只是时间问题 总有一天 我会对她全心全意 再也不是现在这样 搀杂着感激 歉疚 和许多莫名其妙与爱无关的成分 机械盲目地对她好

 

至于浩哥 他太特殊了 用一般的情爱已经没法解释 所以我更愿意相信他是魔障 我惹不起 但躲得起

 

如果不是公司同事私下的风言风语 和J有意无意的提醒 我可能不会再和浩哥接近了 

 

就是他和C的事 C手上捏着公司20%的股份 比起其他入股的成分 比如我和浩哥 也算不小的私人股东了 之前公司准备扩大规模 资金不足 本来有很多其他的融资方式 但她坚持自己引荐的一个风投项目 公司高层拗不过 就采用了 后面这项目出了问题 算是个不小的篓子 公司里一些人因此看她不对味 逮着她是单亲妈妈这点 讹传她和其他高层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她美色勾引 金钱诱惑什么的 这里面就掺着和她走得近的浩哥

 

我是听不下这些话的 他和C是什么人 我很清楚 但人言可畏 我不想他因为这些不明不白的东西沾了晦气 所以频频干涉他们的交往 却又不敢说出缘由 没想到在浩哥看来 我不拉屎还想占着茅坑 把他当备胎使了 我不否认有些私人情绪 毕竟不是圣人

 

我在树林待了一会儿 就叫着护士妹子回去了 我们去的时间不长 餐桌上的午饭还没收 我说 你们医院的伙食真好 全是山东口味给我 她笑着点了点头 说合我胃口就好

32876楼 2016-08-10  17:42

 

 

八月十一日 阴雨 午餐:焖黄花鱼 藕 青菜汤

 

今天还是下雨 适合说伤心事 后面的一些发展 浩哥都写过了 在车上的那一吻 有点突然 但又好像注定的事 他的胡茬戳着我的嘴和下巴 微微地扎人 我很难过 却很享受 沉醉之中 不知人间何世

 

等清醒过来 也和浩哥一样 理智像风暴一样砸过来 但我没有感到后悔 也不觉得烦恼 只是明白了一件事 就算我和浩哥不可能 我也和别人不可能了 如果我还要勉强下去 就是彻底地混蛋 但我也给不了浩哥承诺 所以我只能说 我会向他们解释清楚 这个“他们” 指正在家里等我的父母和J一家

 

我推开门的时候 他们正坐在一起商量婚庆地点和婚纱照的要求 桌上堆满了花花绿绿的宣传画册 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一种喜庆的味道 我把行李放好 走了过去 我说 对不起 这个婚不能结了 气氛僵了几秒 妈妈最先反应过来 一下拉过我 连忙遮我的嘴 说这孩子讲胡话呢 我直直地看着他们 我说 我是认真的 

 

他们慌了 一路赔笑 把J一家送走 回来时 妈妈脸上阴得发狠 她一向温柔 这样的表情就像野兽一样 让我十分害怕 我就那样站在他们面前 等他们发话 爸爸把手机递给我 说 现在打电话过去道歉 当什么事都没有 我说 不行 妈妈的声音忽然就插进来 尖得刺耳 为什么不行?! 我被她吓得一抖 不敢开口 气氛沉默了一阵 她看着我 眉头皱得很紧 慢慢说了一句 是不是因为LH?

 

我感到意外 母子连心 就是这样的 他们没和我过多纠缠 把我关进屋子里 没收我的一切通讯工具 轮流盯梢 妈妈在门外说 同性恋是病 等你想清楚了 再出来 期间我听到他们在和J的父母通电话道歉 好像已经稳住了对方的情绪 甚至还约好拍婚纱照的时间

 

我不吃不喝 无法和浩哥联系 家在高楼 也不能跳下去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就一张床 我觉得对不起J 但错误已经犯下 即使醒悟 也只能是让它不再错下去 

 

那两天断断续续地梦见从前无忧无虑的日子 每次醒来 都是失落 以往和父母吵架 第二天总会和好 睡眠就像重置游戏CD 一睁眼 世界就自动跨过那道坎 可是这次不同 它还是停在原地 好像什么都静止了 浩哥说他在极夜里 可我也在极夜里 我感到孤独

 

最后我向他们服软 要先从这个房间出去 恢复自由 他们都熬了夜 眼下一片乌青 我很心疼 但心意不会更改 我被带到影楼 很多人在那里等我 男男女女 很多张七嘴八舌的嘴 至少这个时候 不能让J蒙羞 我换好西装 和客人们寒暄起来 

 

拍摄结束 和大家吃完饭 已经很晚了 等人散后 我向J一家坦白了一切 那时我的父母正在结账 没能立刻阻止 我刚说完 J的父亲就一拳把我打到地上 接着上了很重的几脚 我没有反抗 抱着头缩住 妈妈看见了 大叫一声扑在我前面 爸爸连忙把他架住 我站起来 有些摇摇晃晃的 我说 对不起 说了很多声 妈妈也跟着向J他们道歉 J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但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妈妈开始求人 她不想放弃这门亲事 她说 再关一关 明明就懂事了 你们能不能再等等 说完就过来拉我 我没让她抓住 转身跑了

 

大晚上的 很多地方都关门了 我拿便利店的电话打给浩哥 他没接 本来想打给B和X 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有什么用呢 店主看我可怜 没有收我的钱 地铁公交也停运了 我开始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

 

雨还在下 视野里的东西都带着潮湿的颜色

 

早上六七点的样子 我摸到了从前的家 可是里面没人 我等到天大亮 也不知道几点 肚子太饿 准备起来找点吃的 这时我碰见C 她拿着钥匙 从电梯里出来 以后这里就是我打理了 她说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她又说 你不知道吗?LH已经走了 去美国

 

我瞬间呆滞 甚至来不及思考 就抓过她的车钥匙和手机跑了出去 以为自己赶得上 

 

一路上不停地打他电话 一直是关机 等到了安检口 我被拦下 身份证登机牌 什么都没有 我拼命拉着那个工作人员 我说 你认得我吧 我要找人 太急了 你让我进去 他说 你找的那个航班已经在跑道上呆了一个多小时 现在要飞了 我说那你放我去跑道吧 让它停下来 他说 你在说什么梦话 既然要找人 怎么不早点来

 

是啊 我怎么不早点来 我 一直是迟到的那个

 

我站在那里 腿因为跑得太急 现在停下来 正在拼命地发酸 胸口也不断地喘着粗气 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 我很想他 很想再见他

 

等恢复意识的时候 已经躺在家里了 过呼吸症 漩涡鸣人得过的 一个玛丽苏的病

 

爸妈坐在旁边 爸爸过来扶我 但妈妈不说话 他说 儿子 你就改改吧 只要你不再做那个……那个同性恋 我和你妈妈就原谅你 帮你重新找媳妇儿 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漂亮姑娘了嘛 你…… 我打断他 我不是同性恋 我只是喜欢LH而已 我没得病

 

爸爸很愤怒 想给我一巴掌 但没有下手 拉了拉妈妈 二老开始收东西 然后就走了 不再和我联系 电话打不通 短信不回 今年过年 也不让我进家门 我婚礼黄了的小事在亲戚间传得很快 他们受不起世人的嘲笑 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说 “所谓的世人究竟是什么?人的复数吗?” 这是个可怕的概念 世人就是身边的人而已 我父母把别人规定的虚无的价值套在了自己头上 变得痛苦

 

我也很痛苦 我得不到他们的原谅 辜负了J 无法心安理得地去找浩哥 但这也是最好的结果 我不必欺骗 能直面自己的心 哪怕世人都对我冷目 我也不会再受煎熬

 

J七月末向老大递了辞呈 公司里流言四起 最多的传闻是 我和浩哥抢夺J 最后两败俱伤 J受不了低端的屌丝之战 决定离开 这样的结果最好 至少对她名誉无损 

 

但她常常醉酒后来找我 大发脾气 我知道她心里有怨 就任她发泄 然后把她送回去 她有时会放下架子求我 温言软语地劝我 说只要重新开始 都不会计较 但我拒绝任何亲密的举止 我知道我和她已经不再可能 如果我软下心肠 就是害她 宁愿她对我咬牙切齿地记恨 也不会再逾越半步 

 

最后一次送走她是去年十二月 她穿得很薄 在一个酒吧门口 嚷嚷着穿了一整天高跟 走不动路 我过去把外套脱给她 把她背起来 她趴在我背上 眼泪流进我的脖子里 她说 既然你不喜欢我 就不要对我这么好 我说 这是责任 她抬头数星星 一颗两颗三颗 又看月亮 说它好圆好大 但其实都是路灯而已 她喝醉了 很落魄

 

把她送到家 我准备走 她突然攥住我的手 紧紧地不放 我跟她说 J 你是漂亮高贵的姑娘 这个样子 给我看就够了 以后 无论多爱 也不要放弃自己的尊严 这不值得 她的眼泪扑簌而出 她说 我不会原谅你的 我没再回头

 

此后 我把自己沉进无边无际的工作里 守着记忆中的浩哥 和我自己

33200楼 2016-08-11  20:09

 

 

八月十三日 晴 午餐:红烧蹄膀 老虎菜 清汤牛肉

 

今天好不容易晴天 适合说喜事 最近实在吃得太好 中午我主动在饭点之前跟随护士妹子去拿饭 她们都拉着拦着不让我去 我虽然身板小 也是练过的 她们挡不住我

 

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今天是最后一次回复这张帖子 如果浩哥还回来 记得告诉他一声 

你们最疑惑的 大概是我为什么住院吧 我住院 源于一场事故 今年六月 我的一场戏和J重了 我们在片场遇到 她的气色好了很多 好像也找了新的男友 我们剧组取景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山头 空气干燥 粉尘大 结果就引火爆炸了 小型的 当时我在J旁边 拉了她一把 背上被烧伤 没站稳从山上滚了下去 一路坡度很大 滚得很急 大石头又多 磕磕绊绊的 撞到身上七八处地方 最后脚扎进一大块玻璃 J没什么大事 就擦破了几处皮 肩膀上烧到一点

 

医生把我俩安排在一个病房里 我因为之前工作太忙累积的一些小毛病 都随着这次奇奇怪怪的外伤一起爆发了 所以一会儿这有问题 一会儿那儿有问题 我的很多朋友来看我 唯独爸妈不来 J倒是门庭若市 人气爆棚 她的父母看到我 没激动着来揍我 反而淡淡道了声谢 她不和我说话 偶尔深不可测地看看我 更多的时候看着窗外

 

有天早晨 阳光很好 她去做完复检回来 我醒了 她在旁边收拾东西 头发被染成淡淡的金色 很柔和 

 

“要走了?”

“嗯”

 

她慢悠悠地把东西收好 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坐到床上 开口了 “‘明明’——我这也想这么叫 可惜替代不了 从小到大 我喜欢的男生 没有不到手的 我一开始根本不喜欢你 接近你 只是看穿你和LH的关系 利用你的感激 帮我在公司争取一些资源罢了”

 

我想 这些都事都过去了 就让她不要再提 她不理我 继续说 “我一直在算计 你记不记得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你主动 对不对? 其实不是的 你有没有想过 如果没有舆论的压力 如果当时我前男友没有闹到公司来 你会想着对我负责 接受我吗?” 

 

我拼命摇头 我不想听 这都是以前的事 无论谁算计谁都无所谓 但她却自顾自地说着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喜欢上你的 我甚至有点嫌弃这种喜欢 可是没办法 我知道你心在LH 如果不结婚 你永远不会收心 我看出你妈妈担心你和LH的关系 于是去厦门旅行那次 我事先给她做了些工作 之后又和你住到一间 给了她合理的借口” 她顿了顿 笑了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习惯算 不喜欢你之前 算你的资源 喜欢你之后 算你的人 但我万万没算过的两点 就是我会真的喜欢你 而你那么放不下他”

 

“所以你不要救我 不要再对我好了 我不值得” 她转过脸来看我 一片逆光的剪影 “你和LH 一个鼻梁露脊 一个唇薄 本来都是薄情相 却爱得这么死心塌地”

 

“我很嫉妒 但到此为止了” 她起身 把帖子的地址写成条子递给我 一个人出了院 那时我腿还没好 躺在病床上目送她离去 我觉得她在编假话骗我 但看到她放下 我心里也跟着释然 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门外好像还站着个人 我知道她是谁 但她没有进来 我用手机打开了那张帖子 熬夜看完 眼睛又红又干 最后决定写一些东西 直到出院

 

那个站在门口的人 不来看我 每天却偷偷按时地做好午饭 让护士端过来 我早就猜到了是谁 而我今天终于抓住了她

 

“妈” 我叫出这声时 她正在把牛肉汤倒进小碗里

 

后来我们走进那片树林 树叶之间漏下暖暖的光斑 及膝的长草非常柔软 她的神色十分温柔 伸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头

 

她说 如果你还能找到他 就勇敢去爱吧

40000楼 2016-08-13  16:17

 

Fin.

 

后记:

 

今年这个学期,过得很不顺畅。后来就点开已经看过好几遍的《万万》《报告老板》和《名侦探狄仁杰》。发现挺喜欢白白和爱总的。

在微博上找到组织的名字,搜一些TAG,偶然看到《爱情旅客》和《葛生》,心里很感动。

又陆续在LO上看了一些文章,觉得很有意思。

距离上一次写作,已经一年了。

我写东西,常常为自己爽爽,这次也是。

明明视角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正文,因为他写这些,已经从J那里获得解脱,最后,又获得妈妈的原谅。所以,它像个番外,语言平实,也很平静。

可能有些朋友没有得到预想中的糖,有些失落。

爱总狄仁杰的花絮里说,白客来到我的这个平行世界,我要让他好好休息。

我也是。我不擅长写太甜的东西,毕竟前任如花,都是人渣。但我可以在我的这个平行世界里,为他们把爱情之外的一切障碍扫除,让他们顺风顺水。在未来的时间里,再次相遇。他们在彼此最孤独的时候没有相伴,但仍可相亲。

这就是我想表达的东西,爱情不是必需品,它是奢侈品。其他柴米油盐的琐事都好了,它才能好。所以难得。

 

人设的话,J和C的性格基本都取自我,C完全虚构,切莫代入真人。C和J合起来是我的本名缩写。所以严格来说,这是一篇浩哥×我 明明×我文(表脸!

他们可能会有些凉薄,有些圣母,带着些人性的弱点,但本身都没什么错。命运,性格,时间,各种本来没什么的事交缠在一起,就变糟了。我称之为古希腊式的虐,就像《俄狄浦斯》《安提戈涅》,每个人都有错,每个人又都没什么错。

 

最后,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鼓励和评论,我只是小小,希望能和你们一起继续萌着爱客。

 

这里有个歌单,是我写这篇常听的。

 

《for.N》OST

《Silly》

《最冷一天》

《Scared of Lonely》

《多情种》

《不吐不快》

《你瞒我瞒》

《爱在记忆中找你》

《星象仪》

 

其中,for.N的几首和《Silly》,严重推荐。作为从浩哥在婚纱店外看到明明,到明明追到机场这一整段剧情的BGM,极其合适。

 

晚安=0=


评论(86)
热度(233)
 
© 文艺缺一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