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写,手生。

【树洞】喜欢了八年的哥们儿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五)


----

【树洞】喜欢了八年的哥们儿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只看楼主


最近几天忙,没空上来。看到各位每天的留言,把楼盖得这么高。

有安慰我的,有给我出主意的,还有讲自己故事的……总之挺感动的,谢谢各位。

1201楼 2015-06-12  19:57

 

 

他和J已经和好了。

早上去公司的时候,看见他俩在逗老板的女儿。小姑娘今天穿的特别好看,桃红色的公主裙,两只胖乎乎的手臂从坎肩里露出来,像藕一样。

他拿着巧克力问人说喜欢哥哥还是姐姐呀。

小姑娘眼睛大大的,眨巴眨巴几下,一股机灵劲儿。然后用糯糯的声音说,哥哥姐姐都喜欢!以后长大了要跟J姐姐一样漂亮,然后嫁给你这样的帅哥哥。

他听了这话特别受用,把小姑娘抱起来往人嘴里喂巧克力,边喂边对J说以后咱们也要生个这么乖的。

J眉眼一弯,也笑盈盈的。

阳光从对面窗招进来,刚好把三人的影子融在一起。

1205楼 2015-06-12  20:05

 

 

以前做过一些反串,自认姿色还不错。

要我是姑娘或者他是姑娘,事情是不是就简单很多。

1207楼 2015-06-12  20:06

 

 

午饭的空当他问我有没有收到咱们学院的邀请函,说是作为优秀毕业生回去给毕业晚会表演致辞。

我说邮件里看到了。B和X也收到了吧?

他点点头,有些感慨地说,咱们四个也算出息的,都混成知名校友了。

我说还不是因为咱们学校没办几年,06年刚去那会儿才只有三栋教学楼,也算是开垦处女地了。

他想了想说,也不全是。像你以前说的,我们能做成一些事,证明我们确实是特殊的。

我说对,所以你要乘着这股劲儿,去到更远的地方。

他扒拉了两口饭,忽然半开玩笑地说,浩哥你这话就像要立什么flag一样。

我以为他察觉了什么,赶紧敲了一下他脑袋,让他专心吃饭。

1217楼 2015-06-12  20:15

 

 

有件事,我瞒着他,也瞒着大家。

1218楼 2015-06-12  20:16

 

 

之前我提过C,她是海归,这件事和她有关。

 

在他搬出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时常思考今后的人生。

最先是觉得新奇。做我们这行的,需要一些西式的思维。许多元素,也须吸取西方的文化底蕴与哲学思潮。只以目前这么薄弱的积累,很难混好一辈子。

后来,听到他要结婚的消息后,这个想法日益强烈。也许我一直倍感消耗与疲惫,恰恰是因为碰到的所有事,都和他有关。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个有过他行迹的刹那,都像随时会打翻的墨水瓶一样,不知不觉渗透到当下的情境中来。

暂且离开,会让我稍微不那么挣扎。

 

所以我请C给了一些出国深造的建议,在她的帮助下,完成了语言考试和相关材料的准备。

上周末老板叫我公司去拿的,也是和休职出国有关的文件。他说我随时可以出去,也随时可以回来。

当然,老板答应替我保密,所以这些工作都是他亲自去做。那顿饭也是这么被讹来的。

1241楼 2015-06-12  20:31

 

 

机票也是两天前订了。下个月十九号,他婚礼后一天。

先过去,找地方打工,适应一阵子,然后向学校投材料。

1270楼 2015-06-12  21:01

 

 

聚散都是小事,你们别这么紧张。

佛教讲十二缘起。这因果网横纵编织,无穷无尽,人不过是上面一颗小小的棋子,从这头划到那头,凭自己是做不了数的。

 

就像离开扬州的那天,我没想过再见会等上一年。

扬州虽然没通高铁,却不至于出行困难。

但事实是,那一年中,由于工作的加重和空闲时间的倒错,两人的联系越来越少。要么是电话里的一两句寒暄,要么是空间日志和说说下不痛不痒的回复。

好不容易熬到年末,接到他说来上海看我的电话,却被领导临时叫去连夜赶制新年节目。几天过后,才想起来还没有给他确凿的回应。再问他时,他已经窝在家里补着没看完的足球实况了。

 

又像有一天他忽然打来久违的电话,说,咱们能去北京看看吗?

1281楼 2015-06-12  21:18

 

 

刚到北京的第一个月,我们莫名默契地一起宅在出租屋里。打游戏,看电影,吃垃圾食品。总之就是无所事事。

也许是工作场上跌堕一年后的任性吧,两人以极度颓靡的状态追溯学生时代。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身后的支撑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的责任。

1298楼 2015-06-12  21:36

 

 

有人问有没有尝试过表白。

要我说,暗恋者的表白只是无时不刻都在落空。千言万语,早就在眉梢眼角之间说尽了。

何况这一开口,收不回来的就不仅是话了。

1323楼 2015-06-12  21:40

 

 

真要算的话,两次。

 

一次是去北京之后的同事聚会,那时他和我都颇有些名气了。  

一个新来的姑娘对他无微不至,嘘寒问暖,搞的全公司上下都知道这姑娘要追他。但这姑娘不是他的型。准确来说,他从大学与初恋分手开始,挑姑娘的眼光就越发毒辣,极少数能入他的眼。

聚会转场到KTV的时候,大家都是微醺状态,于是放开很多,有人建议玩真心话。一人捏一只吸管,说“上”或“下”时,只有发令者须捏吸管往上或往下,“全上”或“全下”时,则集体动作。如有人做错,就拎出来问。

 

这时候轮到那姑娘发令,专门冲着坑他去。她问,你看我追了你这么久,做我男朋友吧?

在场的都知道这话的份量,他一时也不知怎么回答。局面挺尴尬。

我心想这哪是疑问句,分明是祈使句。

于是就顺着那妹子的话和稀泥,说,是啊明明,你看我跟你住了这么久,你也做我男朋友吧?

他也很快反应过来,添了一把稀泥,就把这话题给带跑了。

 

我这不是在帮他,是在自说自话呢。

 

后来轮到我的真心话,有人问,为什么这么帅还单身?

我说,这不有明明呢嘛。

那人又问,有没有喜欢的人?

我开口前忍不住扫了角落里的他一眼,十分不起眼的一眼。我说,有。

 

这次表白过于隐晦,没什么结果。

只是他在回去的路上问我,如果被人表白会如何应对。

我想他也许是指那个姑娘的事,也有可能是听懂了我的话中话。于是说,喜欢的自然接受,不喜欢的,如果是朋友,就给对方留层面子,当没发生过。还是朋友。

1359楼 2015-06-12  22:01

 

 

第二次是他在搬家之前。

在那之前,我和他从毕业,到分离,到再聚,到生活在一起。整个过程里,我一直徐徐缓缓地走向他。

就像那道难缠的小学算术题一样,爬三步掉两步的乌龟,要在黑暗里摸索多久,才能抵达光明正大的洞口。

 

那年国庆节,公司破例放了假。

我和他已经很久没过过小长假,寻思着怎么把这平白多出的七天利用到最大。

后来他说,别想了,这几天去哪儿人都多。你跟我回家吧。顺利的话还能去没人的海边看看。

 

这是我迄今为止过得最舒服的一次小长假了。

他和我一样是独个儿,父母很惯着。尤其伯母,一手好菜全为他做,人也温婉贤淑。

我和他那几天就是两个没胳膊没脚的地主,只负责吃和玩。

 

他家不算大,没有客房空出来给我。于是我和他挤一张小床,每晚扯上三四个小时的淡,或者看看美剧球赛。

这床比起学生宿舍的要宽上许多,但我们还跟大学时一样,一个岔开腿,另一个坐腿中间那块空地上,靠着后面那个。

这姿势最为舒服,也节省空间。只是稍显亲密。

如果轮到我在后面,我就会顺势把下巴搁他肩膀或者脑袋边上,一是省力,二是吃吃豆腐。

有时他洗了澡头发还没干,冰凉的水珠流进我衣领里,留下一抹淡淡的香,和一种焦灼的触感。

 

除了蹲家里,他也带我去屋外走。

这座城市不大,很容易就把他熟悉的地方都逛了一圈。包括他读书的学校,和朋友常去的游戏室电影院什么的。

他隔着校外的铁栅栏指给我看以前的教室,旗杆下用来踢足球的地儿,还有第一次揪姑娘小辫子跟人表白是在哪棵树下。

校门外小摊小贩也放假了,一些奶茶店和书店还开着。他说他以前放学就去窝着蹭漫画看的那家店,老板在他读初三的时候回老家去了。新的老板把店翻新一遍,有空调有木地板,但特别抠,不买书不让进。所以学生间的阶级一下就分了出来。他的零花钱管得严,自然就成为去不起的那一类,搞得本来和他一起看书的齐刘海女孩儿也跟了别人。

 

我说,讲了这么久,你的人生主线就是靠几个姑娘推动着?

他笑了笑,说,不还有你吗?你是男的。

 

听到这话,我有些懵,又有点窃喜。

 

我们当然也去看了海。

那天天阴,浪很大。海滩上很多乱石堆着,虾蟹在沙石之间流窜。

从天空到海面都是沉郁的深色。四周无人,只有哗哗的海浪声。

我们带了啤酒和一些小菜,找一片平整的沙地坐下。

他说,这就是我的生长地图的最后一站了。我就是这么长成了我十八岁的样子。

我递啤酒给他,说,感谢你带我领略这一切。

 

他把脚伸进水里,闭上眼睛,靠着旁边的石头,没回话。

远处的浪不断涌来,冲到他的脚踝上,膝盖上,大腿上。

但他始终不为所动。

1393楼 2015-06-02  22:31

 

 

收假前一天,老板让我直接飞另一个地方谈项目。

临走之前,他把牙膏牙刷塞进我背包里的时候,说,浩哥,等你回北京了,我跟你说一件事。

我说,好,我也有一件事要说给你。

1413楼 2015-06-12  22:41

 

 

没想到那次出差耽搁了很多时间,后续又跟了很多事,一直没能闲下来好好和他说出那话。他也接了一大批新任务,忙着到处跑。J应该就是他在那段时间认识的。

十二月底,有天恰好碰上两人有空。我提前回去,特意做了一桌子菜,把屋子里收了收。

没想到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几个穿着工作服的人。

 

我心里突然就有了些异样的预感。

面上却勉强扯开来一个笑,我说,你这是干嘛呢?

他站进门里来,有些犹豫地说,浩哥,我想了很久,两个人这样住下去不方便。我搬……

 

我的笑放在一半收不回去,但是五官已经僵了。

我打断他说,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事吗?

身后的一桌子菜和我,都显得多余起来。

 

他看着我,看了好久。忽然又哈哈一声笑开了,扑上来拼命揉我脸说,浩哥你真可爱,我这逗你呢!

 

我还是保持着那张尴尬的脸,不知该信哪句。

他转身对那群人挥了挥手,说,你们都回去吧,看把浩哥逗的,都傻了。

又回头对我说,你等等啊,我送送他们。

 

那晚的一顿饭,吃得各怀鬼胎。

而我本来要说的话,却如鲠在喉。

 

到了元旦休假,他一早起来,在厨房里乒乒乓乓。

我睡眠一向很浅,让他给吵醒了,却不起来,只是听着。

 

过了会儿,他端着那种日剧里才有的早餐进来了。

一张餐盘上,素菜,水果,热茶,寿司,拌面,酱汤,一块浇酱油的凉豆腐。

他笑得特狗腿,说,浩哥,你照顾了我这么久,我也给你做一顿。别的我不会,这个,全超市里买的,摆一摆还是挺成样子的。

我看着他的笑,也跟着笑起来,夹了两筷子,也喂一些到他嘴里。

 

我说,明明长大了。

他点点头,边嚼东西边笑。

 

我不再说话,一口一口沉默地吃着,吃得很慢。

 

冬天的天光白得刺眼,窗外飘起雪来。

那些雪花飘落的样子,映在他透亮的虹膜上。

像一个个说不出口的故事。

 

吃完了,从汤汁到酱油,从水果籽到米粒。

全都干净地装进胃里。

胃上面是心。

 

我说,等雪停了,你就搬吧。

1479楼 2015-06-12  23:11


评论(60)
热度(170)
 
© 文艺缺一年/Powered by LOFTER